全站导航
手机版
首页 > 问答 文章详情

政法大学教授主张丁克收税-专家如何催你生二胎?

专家如何催你生二胎?


邯郸市复兴区民政局这几天大概很尴尬。他们给新人发的小册子被晒了出来,里面满是歧视女性的内容。我浏览了一部分,怀疑它抄袭了“女德班”讲义。后来这个民政局回应了,称小册子是别人捐的。我猜他们没仔细看内容,看着“家和万事兴”的标题挺“正能量”,就一拍脑袋发给来领证的新人了。也太不过脑不走心了。

我对这种邪魔外道本不屑一评,只是里面有一条内容实在给我乐坏了,忍不住要揭露。那句“教诲”是这么说的,腰上的病祸首是夫妻生气,理由是,过去男为天、女为地,男女生气病在头上,现在男女平等了,所以病就“转移”到了腰上。

敢情封建迷信也与时俱进呢。对男女平等如此“活学活用”,可谓泥石流本流了。

说起男女平等,坊间有句怨言,说只要生孩子的是女人,就不要提什么男女平等了。虽然闻着一股浓浓的歪理邪说味,可一时间又难以反驳。总之一说到生娃养娃,劳动妇女的吐槽功力就能瞬间满格。

今日不同以往,已经没多少人担忧人口爆炸,生育率降低倒是愈发成为显性问题。最近有几个专家为鼓励生育建言献策,结果被大家怼了个底朝天。一是南京大学的两位学者,提出四十岁以下公民按工资比例缴纳“生育基金”,要至少生两个孩子,否则等到退休才能取出这笔钱。二是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提出对丁克征税,不过后来当事人出来澄清,他只是建议建立奖励生育的基金,钱从过去征收的社会抚养费等费用里出,绝对不是让大家另掏腰包。此外,他也不同意南大两个学者的“生育基金”方案。

南大两个学者的政策建议不光是“生育基金”,也涉及到育儿假制度、妇女权益保护,还提出应该提供更好的育儿环境。摸着良心说,他们在“创造义务”的同时,也不忘关爱广大人民的权利。可我读完全文之后,完全没被感动到。不管咋说,鼓励和逼迫不是一回事儿,不多生孩子就交钱,给人一种“罚款”的即视感,背后有管制思维作祟。

这还不是全部。南大学者的一个观点,是应该立刻全面开放生育。是不是刻不容缓,这个问题太专业,我回答不了。可专家们给出的理由很叫人蹙眉:75后85前,已经过了最佳生育期,90后人口总数相对少,且总体不爱生孩子,指望不上。唯有85后90前,这个群体数量大,而且愿意生孩子,他们还有两年左右的最佳生育期,所以必须抓紧这个窗口期。

我本人就是85后,听说自己成了被专家“寄予厚望”的“育龄妇女”,顿时感到肩上的担子重到扛不住。没能趁着“身体最好的时候”为生育率做点贡献,不知道是不是该惭愧。

至于“丁克税”,也许那确实是个误会,只是教授讲的“三丁抽一”、“二丁抽一”啥的,穿越感实在太强,身处和平年代的我们,听着挺慌的。

人究竟是目的,还是手段呢?问天问地问康德,还是很困惑。

专家们这么迫切地要提高生育率,当然不是吃饱了撑的。人口问题关乎经济社会发展,生育率低,会直接造成年轻劳动力数量急剧下跌,这意味着“人口红利”逐渐消失。我看到有人分析说,年轻人够不够多,或许直接影响到我们能不能跨越“中等收入陷阱”。人口老龄化也越来越是个问题,老年人口比例高,就意味着社会养老压力大。

只是,“人口”是一个经济学、社会学的概念,而“人”却是有血有肉的。可有些专家,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,总忍不住把人工具化、生产要素化,这就缺乏起码的人道了。

在“找出路”之前,总得先搞清楚,年轻人为什么越来越不爱生孩子了吧?有一种观点是,生育意愿下降,是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。比如诺奖得主、经济学家贝克尔的理论,生活水平提高,生育和抚养孩子的机会成本会急剧上升,生育意愿便随之下降。

看看今日大城市年轻父母的育儿焦虑吧。花费高是一方面,生孩子还意味着年轻父母、甚至上一代老人的自我牺牲。说得更直白点,多数时候,这意味着女人的牺牲。前阵子,演员姚晨的一段演讲引起了热议。她提到自己“尴尬”的经历,连着两次“雄心勃勃摩拳擦掌”准备大干一场的时候,她都巧不巧地怀孕了。她耿直地承认,事业和家庭之间,是没法兼顾的。姚晨好歹是红过很久的女演员,她手上的资源和机会是我们这些普通妇女想都不敢想的,但生孩子还是一度影响到她的自我实现。

这涉及到女性福利,以及性别文化结构的重塑,似乎要另辟一个话题才能讲得清楚。而且,年轻人的困境不止于此。简单说,育儿成本不光是花在孩子身上的钱那么简单。如果生孩子意味着家庭生活质量急剧下降,父母一方(通常是女方)事业停滞阻断、甚至失去独立自我,就确实需要仔细掂量掂量。而且,这还不是多放几天育儿假、少交一点税能解决的问题。

每个人、每个家庭的境遇是千差万别的。宏观层面鼓励多生,或许的确是激发经济活力的一条途径,但具体到个体,却不一定意味着幸福。公共政策可以引导、鼓励生育,同时通过制度保障解决后顾之忧、尽可能地缓解人们的焦虑,但无法代替个人权衡利弊、做出决定。“生不够就交钱”之类的强制性“催生”逻辑,逼迫不出美好生活,反而可能会造成个人和家庭的窘迫甚至灾难。再说了,多生孩子真的是促进经济发展、减轻社会养老负担唯一有效的办法么?这里也有个大大的问号。

电影《一出好戏》里,困于孤岛的众人一度以为世界已毁灭,他们是人类的幸存者。于是,其中的“史教授”提议,女人该尽可能多和不同的男人生孩子,才能保证岛上的人“健康繁衍”。男主角一下子呛了回去:但您忽略了一个前提,爱情。

人之所以为人,就不可能只讲实用目的,不论精神追求。道理就这么简单。

三问以房养老:前路还有多远?


“以房养老”究竟靠不靠谱?此前,这一在国外发展成熟的养老方式,在国内多地试点,但多因“水土不服”遇冷。信用问题、70年产权等困扰着“以房养老”,人们对其并不抱太多期望。 诚然,“以房养老”能将老人的未来资产价值提前变现,提高老年人的收入水平和消费水平。作为一种商业化养老的工具,的确为当前的养老之困开拓了一条新途径,但显然,长久以来积累的养老之忧,并不会因此消解。 在一些人看来,“以房养老”本质上就是用老百姓的住房产权来弥补政府养老支出的不足,等于是把养老的责任退还给了老人,但事实上,政府有保障公民基本生活的责任。 近年来,围绕政府养老还是自己养老争议不断,延迟退休的论调更是引发社会强烈反弹,就在近日,清华大学教授呼吁延迟15年领退休金,男的做园丁女的洗衣服,惹得骂声一片。 可见,国人心理的“无法承受之重”,并不仅仅在于“以房养老”的诸多制度缺陷,而是更多担心养老最终变为自己“埋单”。 养老在任何国家都是一个复杂的社会问题,需要多层面、多渠道解决,发挥政府与市场的合力,从金融、财政领域挖掘“潜能”无可厚非。但养老不能靠老人自己折腾,最终仍然需要有人“埋单”,而最被期望的无疑是政府。 普通的老百姓,一辈子也就一套房子。现在为了养老,要抵押出去,等于断了后路,叫人情何以堪?在制度尚不完善的情况下,抵押房子后,被金融机构卷走如何是好?这种“折腾”,在平添悲凉的同时,具有太多的不确定性。 国人“未富先老”的现实,决定了更需要强化政府的社会保障责任,通过建立完善公平的养老制度和多元养老模式,让“老有所养”的梦想成真。 养老不能 只靠老人自己折腾 解读:何谓以房养老 “以房养老”,就是老人把已经付清贷款的房子,抵押给保险公司等金融机构,金融机构通过数据统计和精算,综合考虑房主的年龄、预期寿命、房产若干年后的价值等因素,定期发给房主一定数额的养老金。房主去世后,房产出售用于归还贷款,其升值部分归金融机构所有。 在公共财政养老乏力的现状下,将资产通过配置成为养老资源,不失为解决养老难题的积极补充。 然而,“以房养老”在我国尚属新生事物,其业务模式的成熟、完善,既需要各地的先行积累经验,也需要从国家层面进行系统、细致的制度设计,消除公众和金融机构的种种忧虑。 今年年底,我国60岁以上的老年人或将突破2亿,日前国务院明确提出明年全国将试点“以房养老”,引发广泛关注。 这是一次令人欣喜的政策吹风,还是一次令人焦虑的信号? 一问 以房养老,断裂家庭亲情? “以房养老”,四个普通的汉字,却沉甸甸的。它包含了诸多国人最关注的两桩大事:房子和养老。 此次,“以房养老”即将推广的消息传出之后,有两个群体的反应特别敏感,且截然不同。大多数老人顾虑重重,儿子还住一起,我把房子抵押了,儿女还不得骂我?而众多丁克家庭对于新型的“以房养老”模式,颇为热衷。 目前,这种在欧美发达国家已经甚为普遍的养老模式,在中国却引发了有关家庭伦理的担忧:在以“养儿防老”、“子承父业”的家庭伦理为主流的中国社会中,“把房子抵押掉还是留给儿孙”,这恐怕是令很多老人纠结的一个问题。 观察认为,“以房养老”在欧美的流行,与其极高额的遗产税有很大关系。因此,即使是从经济角度考虑,老人愿意将房产抵押,子女也少有异议。而在我国却并非如此。 以房养老要获得民众信任,首先需要清晰地回答一个问题:以房养老,会不会撕裂家庭关系? 二问 以房养老,产权年限关如何解决? 据报道,中国老龄人口2050年前后将达到峰值4.8亿,届时每三个人就一个是老年人,“421家庭”迟早不堪重负。 目前,“以房养老”风向已渐趋明朗,南京、深圳、北京、上海等大城市先后进行了尝试。但是,成效却差强人意。其中,房子产权问题是最大拦路虎之一。 老年人抵押房产获得的收益,和房屋产权的剩余年限有直接关系。而我国城镇住宅产权一般为70年,这就给房屋价值和“以房养老”带来了挑战。 尽管《物权法》规定,“住宅建设用地使用权期间届满的,自动续期”,但按照《城市房地产管理法》的规定,“经批准准予续期的,应当重新签订土地使用权出让合同,依照规定支付土地使用权出让金”。可见,“自动”并不意味着“无偿”,还得“依照规定支付土地使用权出让金”。 实际上,不仅老人们在困扰于这一问题,直接相关的银行界也对此十分谨慎。 未来,这一政策盲点会得到解决吗? 三问 以房养老,楼脆脆怎么抵押? “以房养老”涉及房地产、金融、保险、社保及行政管理多个领域,任何一个环节掉链子,都有可能对“以房养老”的破冰产生影响。 在有些人看来,“以房养老”甚至是个伪命题,而其根源在于一个人所共知的中国式困境:楼脆脆。试想,楼都脆了,跪了,如何抵押? 在日本,不管是政府投资开发建设的普通建筑还是私营开发商建造的住宅,全部进行适老化设计,而我国呢,不少开发商还在“跑马圈地”炒概念,就连一些政府也只在意建筑物的外壳,而根本没有考虑建筑里面的“瓤”如何。 每年20亿平方米新建面积,让我国成为世界上每年新建建筑量最大的国家,而建筑的平均寿命却只能维持25~30年。反观发达国家,英国的建筑平均寿命达到132年,美国的建筑平均寿命也达到了74年。 可见,如果不能在建筑寿命和质量上有实质性突破,“以房养老”看上去也未必美。 结 语 虽然“倒按揭”在发达国家已经被证明是一种成熟的融资方式,但在我国实施还需要解决一系列问题,真可谓路漫漫其修远兮。 (本文编述:郑梓锐)

赞赏 您的鼓励使我们更新的动力
全网好价
相关文章
扫一扫 扫一扫,看更多

君达网站内的所有图片、文字信息均来自于网友上传,君达网(www.sojd.cn)不拥有此类作品的版权。相关知识介绍仅用于网友们学习交流之用,勿作它用;若需商业使用,需获得版权拥有者授权,并遵循国家相关法律、法规之规定。如因非法使用引起纠纷,一切后果由使用者承担。

Copyright © 2020-2022 马元坤博客 版权所有 sitemap.xml 粤ICP备17161531号-25

友情链接: 搜外友链4626